桃味可乐瓶

瞎搞

《无限接近于透明的蓝》 nc17/娜俊

shimo:https://shimo.im/docs/d3oNIWhMHPcPp1RO/
纯车预警 多cp预警 无节操预警 模仿不到位很雷人为开车而写

wb: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8212517072422
评论总被吞!

《热夜之梦》 c4 / 娜俊

  罗渽民只住了两天,就接到上级命令,回军队出席作战会议去了。黄仁俊并不知道他要进行什么作战,他只是沉默着一直看着罗渽民收拾了几样私人物品,穿上佣人递过来的黑色军服大衣,拎着手提箱,临走前对他说:“你稍微等一下我,回来后有个东西给你。”
  黄仁俊有点好奇他想送给自己什么,不过这好奇心只持续了十几分钟,罗渽民走后,他也接到了通讯要求他回岗继续工作,上司派他去作为外交部副部长副手,迎接前来签订经济合约的联邦调查局官员,并招待这三人在帝国首都停留五日,期间务必不能有一丝一毫差错。黄仁俊听完当下心里明白个中复杂的利益相关,应下后着手开始准备。
  然而当他看到领头弯弯海鸥眉毛的男人正抬起手腕看表,他就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个局面,这个男人也看到了他,眼里同样充满惊讶。还是外交部副部长李永钦先上去和男人握手,寒暄一番后才介绍黄仁俊:“这位黄仁俊先生,接下来的几天会招待各位游览帝都,各位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找黄先生,他会在此期间一直陪伴各位。”
  黄仁俊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向这行人行礼。他才得知面前这个曾和他有过一段非常亲近的短暂时光的男人竟然就是联邦调查局的局长。但他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他在心里想。“车辆已经安排妥当,请各位上车。”还是要礼貌相待,不要出岔子。黄仁俊的良好工作素养还是在关键时刻发挥得非常好的,目送着官员们一个一个上了车,但是有个小事故发生了:其他人都在前面几辆车里,最后一辆车就只剩他和这个男人两个人。他不尽思考起今天是否运气太差,还是前几天没能趁着罗渽民还在和他一起去求个签看看近期运势,虽然好像罗渽民不会相信这种东西,说不定心里还会嘲笑他迷信。

  被人惦记的罗渽民中校正在帝国军队作战会议中发言,站起来前顺手按掉了他的发小李帝努太子殿下的通讯请求,因为太子殿下的亲哥哥,国王陛下李泰容正坐在首位听着他的发言。罗渽民看见李泰容仍旧是那幅面无表情的模样,仿佛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的事物。
  他想起好多年以前,李泰容还是太子殿下的时候,罗渽民跟随父亲入宫参加宫廷会宴,看到尚且还年幼的太子,左手拉着小小的弟弟,右手抱着书本,经过长长的回廊,也就是那一瞬间,李帝努回头看到了和他差不多大的罗渽民,转头和哥哥说:“泰容哥哥,我可以和他一起玩一会吗?”语毕,团子一样的小手指向罗渽民的方向,李泰容点点头,一本正经道:“帝努去玩吧,哥哥一个人呆着就好。”但呆呆的李帝努依旧抱着哥哥的手:“那哥哥陪帝努一起玩。”
  好像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久到就算只是脑海里的回忆,回想时都像蒙上了一层老照片特有的昏黄颜色一般。罗渽民低头,错过首位上已经听不太进去会议内容的李泰容轻轻闭了闭眼的动作。和他的弟弟一样,累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闭眼的方式轻微缓解疲劳。
  事实上,李泰容觉得这份工作真的是全天下最累的工作,枯燥无味且劳神伤身,费时费力,如果不是他想要李帝努能够有足够的时间真正蜕变为这天下的君王,他或许会直接选择退休。面上看不出,不过李泰容有时就会在这种严肃的自己其实做不出什么大的决定的场合稍稍放空自己,想些有的没的。说起来,弟弟是不是也要拥有一个完美的太子妃了?过几日也需要和他谈谈。
  罗渽民此时也在会议上悄悄开小差,他在想他送黄仁俊的那份漂亮礼物有没有好好地呆在家。黄仁俊是一定没有好好呆在家就对了,他临行前也得到些关于黄仁俊工作方面的消息。那份礼物和黄仁俊一样有点儿闲不住,更愿意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他把那份礼物放在自己那里有些时日,细细琢磨后觉得这礼物符合极了黄仁俊的性子,他一定会喜欢,才开口对他提了这件事。
不过我是为什么要对他这么上心呢?或许是他的味道,值得我这样做。罗渽民想道,其实自己的味道也不是很难闻,平日里他总能接触到这种气味,就算不是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他从其他人身上闻到甜味,他才反倒觉得不适应,或许是战场上养出的条件反射。但凡过于甜美的事物,总觉得会带着危险。

( '▿ ' )我没想到文存稿还没打完我先搞上人设了…是我的连载文《热夜之梦》的罗军官人设 文在我主页有(请多多关心

《高中生活太没意思我饿了》 /娜俊/马东/星辰


#瞎写
#高中生活
#日常向
1

  第一节课间十分钟,下课铃一打,罗渽民利落的从书桌里堆积成山的卷纸和课本中找到一袋恰恰香瓜子,撕开包装,往后一转椅子,给自己的后桌俩人一人分了一手心,嘎嘣嘎嘣的一边磕一边听后桌俩小姑娘八卦他们数学老师郑在玹和班主任兼物理老师金道英。神情之认真严肃专注紧张,与十分钟前被站在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的那位判若俩民。(被提起来背阿房宫赋的罗渽民大哥昨晚沉浸在lol的世界里,半天蹦出了一句“六神毕,四海一”。)要是过度操心的他们语文老师董思成看到他这幅认真的八卦表情,估计要气死。
  他听着八卦,眼睛却总往走廊上瞟,终于瞟到黄仁俊的小身板子从厕所里飘出来,赶紧从挂在书桌侧面挂钩上的匡威星星书包里掏出一个装着水果的乐扣盒和纸袋里的三明治,轻飘飘留下一份句“八卦留着点我回来继续”便冲出门外,一股脑把这些东西全塞到黄仁俊怀里。“回教室赶紧吃别光顾着削你铅笔了知道不,昨晚我都给你把铅笔削好了,你回教室吃点儿,吃完把盒涮一下,控干里面的水以后再盖盖儿哈,要不爱刷吃完拿来给我别忘了。”说完就拍拍黄仁俊脑袋,“赶紧回去啦,马上上课了。”语毕附送了一个娜式超甜笑。黄仁俊脸有点红,“知道了,磨叽。”
  罗渽民又走回教室,后桌俩人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他的后座黄小娜道:“罗渽民你是不是妈系男友啊?我看仁俊他妈妈都没你体贴啊。”罗渽民一瞪眼:“说啥呢,黄阿姨工作忙我不得替她照顾好仁俊啊?”黄小娜的同桌李敏荷扑哧一声笑出来,“你拉倒吧,你可真把他捧手心儿里怕冷含嘴里怕化了呀。”
  罗渽民的同桌李帝努从厕所回来,甩着手上的水就进屋。罗渽民他们四人小组因为每周一次的窜座,最近坐在门口旁边,天天冻的李帝努觉都睡不好,日常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关门。“干,学校也太不人性化了,这大十一月份的连点热水都不带给的。”李帝努把自己倒在椅子上的书包拎起来扔地上,“罗渽民你也不知道给我收拾一下,我养你这么大真白养了。”罗渽民懒得搭理他:“扯你犊子呢,赶紧过来,这还剩一点瓜子,诶黄小娜你一袋要干没啊少吃点吧姐啊。”
  四人八卦组继续开小会议,黄小娜讲的唾沫星子直飞,李敏荷在旁边负责拍着大腿笑并时不时补充几句,二人精彩的一捧哏一逗哏听的罗李二位大爷是入了迷了,末了还得评价一句。
  罗渽民:“没想到,他郑在玹,平常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的经验如此丰富,金道英都拿下了,我敬他是个人物。”

  四人八卦组唠了没几分钟上课铃就打了,这节是金廷佑的生物课,罗渽民和黄小娜几乎同步拿出语文大格笔记本咔嚓撕下一篇拿黑笔狂野奔放的画了几条线,李帝努和李敏荷心有灵犀的分别靠近自己同桌:“我圈你叉,我先。”
  五子棋下了没一会,罗渽民不爱玩了,他老输,小记事本上他和李帝努画正字纪录输赢,李帝努的大名后面跟了不知道多少个正字都能堆个小山了,罗渽民才有半个正字。于是罗渽民终于想起来听课了,生物课本翻开,一瞅讲台上金廷佑神色不对似乎要下来检查昨天布置的书上练习题,赶紧抓起笔瞎蒙几个abcd,同时李帝努小声嘀咕道:“我的个妈呀幸亏就是书上几道题否则我还真得玩完了。”
  金廷佑讲课讲到一半,罗渽民在底下以手拄头式,双臂环胸低头式等换了好几个平常最容易睡着的姿势,死活无法入睡,一看旁边李帝努二郎腿一翘大手一扶脑袋俩眼一闭已然是与周公上演廊桥遗梦去了,内心一阵愤怒。还没等他愤怒两秒,金廷佑的声音就响起来:“李帝努起来,别睡了,给我把第三题写黑板上。”罗渽民看着瞬间惊醒变成苦瓜脸的李帝努,不禁感叹上苍有眼,金廷佑明察秋毫啊。李帝努拿着书走到黑板前,顿了五分钟还是写出了正确答案,金廷佑点点头:“不错,要是不睡那几分钟是不是上来就能写出来?啊?帝努?少睡点吧你又不是人大黑熊。年还没过呢觉睡那老多。”
  李帝努赔着笑下去了,回来就对罗渽民比了个抹脖子动作,罗渽民送他一对大白眼。

  生物课是第二节课,下课后得去操场上等大课间做操。罗渽民出了门就直奔楼上八班找黄仁俊,拉着他一起下楼。做操时罗渽民他们七班挨着八班,罗渽民左边就是黄仁俊。今天小年糕有点感冒了,做操时下半张脸埋在拉链拉到头的男生冬季校服领子里,鼻子冻的有点发红,眼圈儿也有点红,怎么看怎么可爱。罗渽民一边划水式摆动他的长胳膊长腿,一边和黄仁俊闲唠嗑,黄仁俊说几句吸一吸鼻子,说话声音也带着鼻音。罗渽民右边的黄小娜全程翻着白眼做操,十分看不惯罗渽民这幅乡下来的老姨第一次见大侄子的模样。
   第三节课是英语课,七班课代表李敏亨去英语办公室取练习册的时候碰上九班音乐班班草李东赫,他们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后来李敏亨移民去加拿大又回国上高中这才重逢。李东赫正站在英语办公室里求徐英浩把这次小考成绩给他从59改成60,撒娇耍赖一条龙粘的徐英浩简直快受不了了。李敏亨拍拍他:“东赫别闹了,老师,我来取练习册。”李东赫看到他,又开始闹:“老师啊我真的英语水平很不错的,你看啊我从小跟这个加拿大人一起玩,我英语怎么会差呢!你说是吧马克哥哥?”李敏亨无奈的点点头:“行,东哥,您说啥就是啥。”徐英浩瞅着这俩孩之间的氛围,深深觉得自己应该跟七班班主任金道英和八班班主任文泰一反应反应情况。
  李敏亨其实坐的离罗渽民他们有点远,无法参与进他们四人组八卦天王天后组合里,不过他的同桌朴志晟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这小子上学本来就早,还跳了一级,实际上比他们小几岁,但身高可是蹭蹭的长,李马克忧愁的看着朴志晟乐的直拍大腿的样儿,心里想着虽然他马克也不矮,但还是得再长长吧?
  朴志晟这位同学,人如其名是块发光发热的料,爱好是跳舞,平常没啥事下课也得走两步太空步,曾经校庆表演上一举帅爆四方,不少学姐都在要他的联系方式,但他朴哥毕竟是他朴哥,论坐怀不乱这方面不得不说还得是他朴哥独当一块,毕竟音乐班那个小男孩钟辰乐看的挺严。钟辰乐也是一位你校拉风人物,一曲名动四方,很多学妹都来打听唱歌好好听的学长是谁,可惜朴哥看人看的紧,学妹压根一个都没让钟辰乐知道过,更别提交换联系方式了。钟辰乐,李东赫,合称音乐班绝代双骄,小熊儿与钟无缺,俩人声音一个比一个还天籁之音。朴李二位哥每天被熏陶,也有了基本的音乐品味了(李东赫:lmk你给我少念点经)

《热夜之梦》c3 /娜俊

热夜之梦 c3
#abo设定
#这章有点短小

  罗渽民信奉贸然出手一定会手忙脚乱,比起做了一堆无用功后一无所获,他比较喜欢什么都没有。就像这个时刻,黄仁俊躲在他怀里,手指在终端屏幕上飞速敲打企图发出求救信号,而他什么都没做。
  这样好像还挺浪漫的,银河系终点之恋,男孩颤抖的指尖,军服上闪闪发亮的金色肩章还有皮带装饰是他视线里唯一可捕捉到的星辉灿烂。但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也许会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他们正躲在餐厅杂物间的门里,罗渽民的后背抵着上锁的小门,他直觉要不了多久那帮抢劫犯就会发现这里还有人。他有些后悔没带枪出来,转念一想没有人会约会时还带着枪,这才不正常。
  他抬手摸了摸黄仁俊的头,食指竖起放在唇前,朝他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安抚意味的笑容,黄仁俊似乎意识到他要去做什么,紧张的攥住了滚着金丝的暗黑色军服边缘。罗渽民拍拍他的手,用口型做了个:“相信我。”
   他离开后,黄仁俊躲在黑暗里,手里还握着终端,门外一切嘈杂打斗声音都掩盖不了他的心跳。
 

   黄仁俊一直躲在杂物间里,不知多久后,杂物间的门再度被打开,光又照了进来。他抬起头,罗渽民的脸缓缓地向他靠近。
  他得到一个吻,那个人的双唇轻轻印在额头,似羽毛拂过。
 
   事实上罗渽民没过多久就擒住了这伙抢劫犯的头儿,他用枪抵着对方的太阳穴,笑容一如往常灿烂。一直僵持到警车包围了餐厅,帝国警卫队冲进来带走了犯人。警卫队队长检查餐厅过后才向他鞠躬致歉:“罗中校,非常抱歉让您遇到这种事情,是我们的失职。” 罗渽民耸耸肩,道:“没什么,就是我的客人似乎有些被吓到了,我现在要去找到他,安慰他。”说完后就大步走向餐厅拐角处的小杂物间,想起方才白松香包围的感觉和男孩担忧的眼神,忍不住左手握拳抵在唇边,掩盖了面上过于温柔的微笑。

   这顿饭吃的并不怎么顺利,他把黄仁俊送回黄家,黄仁俊进屋时管家才恭敬的告知他,黄父黄母临时决定出一次远门去另一个星球,让他先留罗渽民在家里小住几天,客房已经备好了。
  黄仁俊内心一阵无语,目的会不会过于明确了点?他虽然无奈也只好转过头去询问罗渽民的意见,对方摆摆手道:“我都可以,要不然你先上楼休息?刚才也没吃几口,要不然再吃些东西?” 黄仁俊摇头道:“我什么事都没有,也不太饿,你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吧,我就在楼下。”
   罗渽民点点头,管家便带着他上了二楼。黄仁俊吩咐了佣人准备些茶点,刚坐下休息了不长时间,他的终端响起通讯请求,他按下同意,钟辰乐紧张的小脸出现在屏幕上:“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我报了警他们说已经出动了让我不要担心我的天哪你怎么什么事都遇到啊真是太倒霉了!”一连串话把黄仁俊砸的有些迷迷糊糊的,不过内心还是有点感动,便说:“难得见你这么紧张我哦,什么事都没有,罗渽民还挺厉害的,好像一个人就制服了那帮歹徒。”
   “这么厉害!哇果然是军队里最厉害的人之一啊,我听志晟说每年格斗比赛他好像都是第一呢!”钟辰乐提到自家男朋友,脸上带了点不好意思,黄仁俊笑:“哟,三句不离那个谁呀,你倒是挺能耐,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啊!他就是在那地方很有名气啦,特立独行的一头粉头发的很厉害的少校,好像很多人都猜他会成为帝国史上最年轻的将军。”黄仁俊听到这倒是小小吃了一惊,钟辰乐继续道:“他的父亲罗上将三十多岁就当上将军了吧,我觉得他会比他的爸爸还厉害呢!”
  聊了很长时间钟辰乐才恋恋不舍的断开了连接去找他的志晟了,黄仁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小憩,直到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累的话去休息吧,不要强撑着了。”他睁开眼睛,看到罗渽民换了一身衣服,头发还带着几丝水气,显出他从未见过的柔软的一面。
   他有些奇怪,罗渽民怎么能是这么多面性的生物呢?罗渽民可以是硝烟气息弥漫中眼神危险的军队带头者,可以是赐予那个额头一吻的男人,也会像这样带着柔软的少年一样的感觉,那头粉色的头发就像夕阳时刻被西下的阳光晕染上慵懒美妙颜色的云朵。或者说罗渽民本来就是这样的,每一种样子或许都是真实的他,会感到震惊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太不了解他了。黄仁俊胡乱想着,深受打开热水开关,雾气缭绕的浴室里他一个人一边洗澡一边胡思乱想,水声停止后他走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是不是太久没谈恋爱了才会这样?”他小声的问着自己,有些困惑,感觉自己始终抓不住某些在脑海里熠熠生辉的东西。

   晚饭时他们也没怎么交谈,只是互相道了晚安便回到卧室里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黄仁俊想,大概结婚之后也会是这种情况吧,随即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么远。
 

 

《热夜之梦》c2 /娜俊

#abo设定
#先婚后爱
#马俊上线

  罗渽民走入王宫,时隔数月后他再度见到自己那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李帝努穿着有细细暗金流线刺绣的衬衫,抬眼去看他。罗渽民看了他一眼,转头鞠躬行礼,和主位上的李泰容汇报作战行动总结,重点提到了针对omega进行的人体实验,听的李泰容微微皱眉。
  “参与这个实验的,无论是主导者研发者还是从属犯罪分子,全部逮捕。”李泰容眯起眼,屈起手背,指尖在宽大华丽的扶手上轻敲。“罗中校,可以做到吧?”
  “一切听从于陛下。”罗渽民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于心口,李泰容的目光轻飘飘地掠过他脸上,抬了抬手示意他可以起来了,道:“罗中校的订婚典礼已经举办完了吧?”罗渽民低头恭敬道:“还没有,陛下。”
   “要趁早才好啊。”李泰容唇角微勾,“我很期待你成家立业的那一天,感觉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罗中校呢。”

   有时李帝努独自与人待着的时候他会思考与罗渽民之间的关系。他们是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分化成Alpha,不同的是高中毕业后罗渽民进入军事学院,现在已经成为帝国最年轻的将军,而李帝努从来不被允许有参加任何“危险行动”的心思。
    李帝努想,其实他并不适合这个尊贵无比的位子,他必须压抑任何少年都会有的追求新鲜感的想法,按下一次又一次想要逃离的冲动,而罗渽民可以在军队里挑战权威保留一头粉红色的头发,可以上战场时肆无忌惮的挑衅敌方。但是此时罗渽民正单独和他相处,翻着他们小时候收藏的绘本,无聊的倒在雪白的手工长毛地毯上,脚就搭在床边,“喂,我都要结婚了,你什么时候迎娶王妃啊。”
    坐在铺着柔软毛毯和丝绸靠垫的宽阔阳台上翻着旧相册的李帝努弯起眼睛:“等能找到那个我喜欢的啊。”罗渽民嘁了一声:“我才不信,你肯定比我还惨。”
   “我觉得我肯定会和那个我喜欢的人基因匹配度达到95%以上的。”“哈?真的不要怪我说你做梦诶,有90%都是奇迹了。”
   李帝努笑笑,合上旧相册。封面上小孩子字体歪歪扭扭的写着“Jeno&TY哥哥&Jae”。
    
   好不容易说服父母把自己放了出来的黄仁俊此时正处于相当困扰的状态中,联邦调查局的局长会拉着他不放这件事他想都没想过,不过面前这个眉毛弯弯的男人喝醉了还算乖巧,只是拉着他不放,黄仁俊尽力跟他沟通也只能听到他说出几个含糊的单词。
   “啊你太烦了你告诉我我怎么送你回去啊!我的天啊你不要再说话不清了我好想打你你快松开吧,哥啊!”黄仁俊已经被困了一个小时了,这场酒会的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了这个男人还是在休息室里牢牢的拽着他不放开,“You are...”黄仁俊把耳朵凑过去才听清两个单词,不由大喜过望,连忙继续认真的听:“You...You are beautiful...”
  黄仁俊一愣,好样的,都喝这样了还满脑子撩妹呢,真强啊,他拍拍面前这颗浓密的头发的脑袋,“喂起来啦....这儿可没有姑娘。”
  谁料男人突然翻身坐起一把将黄仁俊扑倒在一堆颜色各异的丝绒枕头上,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就这样睡着了。黄仁俊还处于怔愣状态中,鼻尖却敏感的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这个人身上有伤?不像的样子.....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重点是快点起来。于是黄仁俊双手推着身上的人企图推翻他坐起来但数次无果,只能尝试叫醒他,却换来了男人的双臂一揽直接把他搂在了怀里。
   我完蛋了,黄仁俊悲催的想,等一下肯定会有服务生来收拾这间屋子,我就会被看到和陌生男人抱在一起躺着,就会被怀疑婚约内出轨,罗渽民就要被迫带上绿帽子,我美好的政治前途就会泡汤拌菜全被lucas吃掉。正当他思绪乱飘时,男人好像神志清醒了些,捂着头翻身坐了起来,在看到身旁衣衫不整的黄仁俊时瞬间瞪大了双眼,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也是一片凌乱,张了张口眼中一片茫然。黄仁俊看了看他,内心再度感叹这到底都是个什么事啊。
“......你先冷静一下吧。”他叹气道。
“我会补偿你精神损失费用。”男人瞬间站起,从怀里摸出支票簿和钢笔,但是黄仁俊打断了他:“不必了,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只是喝醉了拉着我而已。”其实还抱了,抱了好长时间呢。黄仁俊想着,但没敢说出来。
  “那真是太好了,你真的不需要赔偿费用?”“真的不需要。”“真是多谢,你帮了我大忙,我是Mark Lee,你的名字?”黄仁俊回答了自己的名字,整理了凌乱的衣摆摆了摆手,“我就先告辞了,下次有缘再见吧。”
  
   黄仁俊刚进了大门,就看到罗渽民坐在自家装饰的典雅华贵的大厅里冲着他假笑,一旁的黄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垂下眼帘:“回来了?渽民等你很长时间了。” “有些事,路上耽搁了。”黄仁俊冲罗渽民一点头,走到沙发另一侧坐下,他眼看着演技大王罗渽民哄得他妈连连笑个不停,只能假装自己不存在,半晌过去他妈才似乎又想起了有他这个儿子的存在,转头冲他道:“渽民说有一家餐厅不错,我已经安排人去订位子了,你们等下就去吧,年轻人多玩玩,出去透透气总是有好处的。”黄母掩藏在锦绣手持折扇下的下半张脸唇角紧绷,双眼却弯的恰到好处,冲罗渽民也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转身上楼去了。
  只剩黄仁俊和罗渽民相对无言,还是罗渽民率先打破沉默:“那就走吧。”黄仁俊点点头,他本来就只是微醺,此时更是清醒的不得了,方才他就看出虽然黄母一直在笑,笑意却并未传到眼底,充满警告的神色。
  算了,反正他的命运也就是这样,无法做主的又不只是他一个人,罗渽民也一样无法抗拒。
  走到庭院中的时候,罗渽民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黄仁俊没想到他会突然停步,有些错愕。“你的信息素是白松香还是茶味?”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黄仁俊也有些懵,下意识地回答他:“是白松香。”
“哦。”罗渽民得到回答,又转身继续往前走,黄仁俊愣在原地,过了几秒才加快步伐赶上了他。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问你这个?”
   “没什么,就是有点突然吧。”
   “你现在身上有一点柑橘味儿,是香水么?”
   “柑橘?我刚才去参加了一个酒会,应该是无意间沾上的吧。”
  
    那位拥有柑橘味道的Alpha走出华丽的别墅大门,坐进车内,感觉自己仍旧嗅到若有似无的白松香气,男人撩起额发,海鸥一般的眉毛微微蹙起。
  
  

《热夜之梦》c1 /娜俊

#abo星际设定
#先婚后爱
#隐藏诺俊
#不嫌弃的话就开始吧

硝烟味道四下散开,罗渽民随手撩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盯着高大机甲下方站立的男孩。男孩并不在意他的目光,仰着头看了一眼拥有张扬发色的人,吸了吸鼻子,皱眉道:“把你那讨厌的味道收起来。”
罗渽民一扬眉毛,拍拍手上的尘土从半敞开着的机甲驾驶舱门中跳下来,一瞬间把男孩抵在冰凉的机甲上,凑近他耳边道:“讨厌的话还要和我订婚?”
  “基因匹配度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原来你讨厌我是因为我的味道呀,真让人伤心。”说这话的人面上仍旧笑咪咪的,黄仁俊看了他半晌后,似是无奈的叹气道:“要这段婚姻到底有什么用,我真不懂匹配度到底是怎么决定的。”
  “也许只是为了生孩子。”罗渽民坏笑着看他,指尖掠过男孩白皙的脸,“omega也有选择怀孕或不怀孕的权利,但我觉得你爸妈和我爸妈都期待孩子降生的那一天呢。”
  “我不会生孩子的,随便他们怎么说吧,”黄仁俊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擦了擦自己的脸,“反正我们就这样吧,维持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只要表面上过得去就好了。”
  罗渽民一耸肩,道:“我没异议,以后的事再说吧,不过你可记得不要半夜带着一身别的信息素味儿和印子回家,就算我不在家。”
  “那我也拜托你少沾点乱七八糟的香水味,比你信息素还难闻。我先走了,下午有事。”黄仁俊转身挥挥手走出了训练场,留下罗渽民一个人靠在自己的机甲旁边发呆。

   “殿下,午餐已备好了。”侍女走进卧室,李帝努合上书走出屋内。下楼和用餐的时候他一直在想黄仁俊的事,连他的皇兄李泰容皱眉盯着他好久了都没发现。
    “帝努,有心事?”李泰容慢条斯理地开口,手上在切一块牛排,银质刀叉轻微触碰瓷盘的响声惊醒了李帝努。“没什么。最近有点没休息好。”他定了定神开口道。
    “那记得早些休息吧,最近事务很多你也确实是辛苦了,我会安排人把接下来的事都处理好的。”李泰容说这话的时候动作仍然未停,进餐的动作优雅自如。李帝努点头,吃了几口后便上楼了。
    李泰容抬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表情未变。
   与此同时,罗渽民接到上级命令,出发去一处小星球围剿星际海盗的一处巢穴,途中他百无聊赖的摆弄着地图,下属朴志晟将通讯终端递过来,“头儿,罗上将的通讯请求。”
    他父亲那张严肃的面孔出现在显示屏上,显然对罗渽民这一副毫无规矩的样子不满极了,“渽民,昨天你和仁俊说了什么?仁俊父母今天把他关在家里了。” 罗渽民听着这话,懒洋洋地开口“本来我们就都不想结婚啊,他又和他父母吵架了吧,不关我事。”
“我说过很多次,你必须和他结婚!因为你们两个的基因匹配度是98.13%,而且这也是帝国的命令,就算不满你也得给我接受!”罗上将的目光严肃,表情带着怒意,而罗渽民只是换了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缓缓道“哦。知道了。”
  说实话他也不是那么不喜欢黄仁俊,毕竟作为alpha来说他还是蛮喜欢这种表面清冷实际上还挺辣的类型,但黄仁俊可不是能随便掌控的那类omega,他脾气不说骄横但总是带着傲气的。而且他只和黄仁俊见了三四次,竟然就被决定了结婚。罗渽民此人平生最讨厌别人擅自替自己决定,也相当反感自由被束缚的感觉,对于这场在他看来就是个惊天大笑话的婚约,他只抱着一种随便的心态面对。
   罗渽民思及此处,忍不住“啧”了一声,又换来他父亲的怒目而视。老头子真没意思,他想。
   进入星盗的老巢比他料想的要顺利,他带了几个亲信潜入其中,不料在某一转角被一双手突然抓住了脚踝。与此同时一股甜腻的草莓味爆发开来,罗渽民皱着眉毛意识到,这里有处于发情期的omega。他闭眼定了定神,回头看几名下属都有些神情恍惚不由暗叹一声倒霉。面前的omega衣不蔽体,流着甜美的液体,带着各种痕迹的洁白肩头在地下回廊潮冷的空气中微微颤抖。他听到附近有脚步声,瞬间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劈晕几个下属,扯着他们一闪身躲进黑暗。
   他看到几名五大三粗胡子拉碴的星盗扯起地上的omega动作粗暴的撕开衣服。“这个货真他/妈的烦死了一天发八百次情,头儿找的那个什么博士打了什么药啊这么强。”
  罗渽民暗自吃了一惊,原来这群星盗竟然在做人体改造的实验?他转了转眼珠,心里想着等他们干完之后自己也许可以趁机带走这个omega,就能得到更多有关实验的信息。
  几名星盗提上裤子走人了,临走前还踹了一脚地上昏过去的omega,草莓味和空气中污浊的味道逐渐散去后罗渽民才走出来,一把脱下外套裹在omega身上偷偷潜出了地下。
   回到飞船上他叫来beta医生让他暂时把这个实验体omega打了麻醉剂锁在舱内,安排完一切后吸吸鼻子打了个喷嚏“阿嚏!” beta医生关心的看向他询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罗渽民揉揉鼻子摇摇头。
  其实谁也不知道,他很讨厌草莓。
  但鬼使神差一般的,他回想起那天把黄仁俊抵在机甲壁上时,他闻到的黄仁俊身上冷冷的气味。是白松香,似乎还有淡淡的茶的气味。
   相比之下,好像我的味道真的很讨厌,我有点像破坏干净的衬衫的恶劣小孩呢。他想。